全国政协委员胡卫建议将创业教育纳入整个国民教育体系
发布时间:2015/3/10 9:32:14    作者:管理员
  

来源:中国网

       中国网3月9日讯(记者 段留芳)近年来,国家积极鼓励大学生创业,实施新一轮“大学生创业引领计划”,在2014至2017年间扶持80万以上大学生创业,教育部甚至支持大学生休学创业,创业正成为高校和社会热议的话题。然而,虽然我国高校开展创业教育已有10多年,大学生创业比例却一直在低比例上徘徊,仅占1%左右,与美国20%以上的创业率相比,相差悬殊。从高校公开的就业报告来看,大多数高校创业者只有寥寥数十人。为此,全国政协委员、上海教科院副院长胡卫在《多管齐下促进大学生创业》的提案中建议,我国应借鉴国外创业教育模式,加强顶层设计,将创业教育纳入整个国民教育体系,建立系统的评价标准与完备的评价机制,由浅及深,一步一步,从小抓起,从小开设创业课程,参加创业体验,培养学生的创新创业意识,种下创业的种子,潜移默化中点燃学生创新创业的激情。

就业是民生之本,创业是就业之源。党的十八大提出“创业带动就业”,要“鼓励青年成长,支持青年创业”。我国作为世界上人口和劳动力最多的国家,鼓励创业不仅可以实现自我就业,还具有倍增效应,带动更多人就业,对于破解就业难题,打造“中国经济升级版”,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。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做过一个统计,如果他们的毕业生创建的公司组成一个独立国家的话,将是世界上第17大经济体。以色列被称为创业国度,平均每2000名以色列人中就有一人创业,正是由于青年大学生踊跃创办小微高科技公司。目前发达国家和地区平均每千人口拥有40个至50个企业,发展中国家为20个至30个,而我国仅有11.66个。

大学生是最富有激情、最富有潜力、最适宜创业的群体。多年来大学生创业率偏低,这是诸多因素综合影响的结果。面对尴尬的1%,要促进大学生创业,提高创业率,需要多管齐下,高校、政府、社会都责无旁贷。特建议如下:

一、建立从初等教育到高等教育的创业教育体系。从目前我国教育体系来看,低创业率折射出国民教育体系中创业教育的缺失。美国创业教育协会提出,创业是一项终身的学习过程,创业教育是一个涵盖从初等教育到高等教育的全方位教育体系。创业教育就像道德教育、安全教育、艺术教育一样,需要从小就在学生心中生根发芽,贯穿于基础教育、高等教育各个阶段,不能等到大学阶段才开展。然而,我国创业教育引入迟、起步晚、发展慢,主要集中在高等教育阶段,中小学阶段基本是一片空白。反观西方发达国家的创业教育,建立了完备成熟的体系,涵盖了从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大专直到本科、研究生的正规教育。英国政府从中学开始开设商业课程,要求所有12至18岁的中学生必须参加为期两周的商业培训。美国从1998年就开始实施“金融扫盲2001年计划”,向中学生普及金融、投资、理财、营销、商务等方面的“超前教育”。日本从小学就开始实施就业和创业教育,开展职场体验活动,参观职场,中学阶段则有职场实习的教学内容。我国应借鉴国外创业教育模式,加强顶层设计,将创业教育纳入整个国民教育体系,建立系统的评价标准与完备的评价机制,由浅及深,一步一步,从小抓起,从小开设创业课程,参加创业体验,培养学生的创新创业意识,种下创业的种子,潜移默化中点燃学生创新创业的激情。

二、高校要促进创业教育与专业教育深度融合。创业教育被誉为“第三教育护照”,是培养现代公民的一种综合性素质教育,着重培养学生的创业技能与主动精神,毕业生不再仅仅是求职者,而是工作岗位的创造者。眼下,许多高校认为,创业教育只是针对少数创业者的行为,没有真正理解创业教育在人才培养中的内在价值,许多大学生不以为然,认为所学专业用不着学习创业。正是由于理念上的局限,从而导致创业教育只是一种点缀,与专业教育脱节,根本没有融入高校人才培养方案,只有就业指导课与学生的创业教育相关,其他课程则与之无关。据人社部调查,大学生初次创业成功率仅为2.4%。统计也显示,大学生创业项目往往相似度较高,大多是技术含量相对较低、行业准入门槛不高、低附加值的项目,例如卖米粉、卖卤猪蹄、做校园团购等。为此,要强化创业教育的针对性、专业性和衔接性,避免创业与专业教育“两张皮”。大学生可以同教师合作,从教师的科研项目、专利成果中寻求创业资源,给予市场转化,提高创业项目的科技含量。

三、政府要加快完善创业配套扶持机制。创业涉及到许多环节,需要政府加强联动,统筹教育、工商、人社、金融、保险、税务等职能部门,不断健全并落实支持大学生创业的配套政策,增强大学生创业政策的系统性、整体性、协同性。要清理一切限制创业的体制性障碍,强化服务意识,扩大服务范围,在创业之初当保姆、发展之中当导师、成功之后当保安,为自主创业的大学生提供创业培训、开业指导、工商注册、税费优惠、跟踪扶持等“一条龙”服务,培育有利于创业的土壤。积极探索利用技术、专利、知识、信用等担保的融资渠道,加大小额担保贷款力度,降低大学生创业贷款门槛,提高大学生创业贷款最高额度,延长大学生创业贷款期限,真正解决大学生创业的资金问题。探索扶植大学生创业中介机构,为大学生创业架通桥梁,搭建平台。

 

(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、民进上海市委副主委、上海市教科院副院长)